陈中华;坚持党对军队的领导是国家稳定发展的根本保障

陈中华;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,才能确保国家长治久安


陈军.jpg


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,军队随着阶级和国家的出现而出现,发展而发展,正义的军队是为了保护公众及国家利益而存在。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和不同的国家中,军队的演变是同社会生产力的提高、经济和政治制度的变革、科学技术的进步、战争实践和军事理论的发展等因素紧密相连的。近来网上有些人叫嚷着要“军队国家化”,理由冠冕堂皇,如“军队应该是国家的,人民的,不是共产党的”,“解放军不要做共产党的党卫军”,“不许军人干政”等等。有些人甚至叫嚣,“如果共产党不还军于国,不还军于民,那人民也有权利组建自己的军队。”


我认为: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政党,代表着最广泛的人民利益、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,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,早就与国家、与人民融为一体,中国人民解放军既是共产党的,也是国家的,更是人民的。当国家安全受到威胁时,挺身而出力挽狂澜的正是共产党和解放军,支持他们的是全国人民;当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时,挺身而出力挽狂澜的依旧是共产党和解放军。当灾区的人民看到解放军的时候,由衷的高兴:“解放军来了,我们有救了!”当解放军完成救灾任务撤离灾区的时候,人民是自发前来送行的,依依不舍。这时候,有哪个敢说解放军不是人民的军队?当解放军一次又一次的歼灭入侵之敌,保卫祖国的领土与主权完成的时候,又有哪个敢说解放军不是国家的军队?



在我看来,鼓吹“军队国家化”的人中,有一些是不明就里,被人忽悠上当受骗的,有一些人则是别有用心的。在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中,他们根本不在乎军队是不是国家化的问题,而是“军队的指挥权在谁手里?”和“军队效忠谁?”的问题。我认为,军队的指挥权只能放在一个代表着最广泛的人民利益、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的政党或者政府手里。没有政治信仰的军队是一支没有灵魂的军队,不会也不可能知道自己忠于谁,为谁来扛枪,为谁来打仗,更不可能成为一支拖不垮、打不烂的威武之师、文明之师、正义之师、胜利之师。在这个世界上,自称是“人民的军队”的军队有不少,但真正能做到“人民的军队”的却寥寥无几。你看看,美国军队进入受“卡特里娜”飓风袭击的新奥尔良市救灾,居然需要全副武装、荷枪实弹坐着装甲车去,说不全副武装的话不安全。你看看,美国的军民关系弄成了啥样?这样害怕老百姓的军队算什么狗屁“人民的军队”?反观我们中国的军队去救灾,除了必备的救灾工具外,带的就是食物、水和医疗用品,武器根本不需要。


利比亚战争、也门战争,我们派军机、军舰去撤侨,而美国人却孤苦无依,甚至美国人、美国驻利比亚大使都被打死了,尸体被拖着游街,奥巴马总统也只不过在白宫发表一番“遗憾和强烈谴责”的讲话后,就高高兴兴去打高尔夫球了。美国军队啥也没做。两厢一对比,谁才是人民的军队呢?再看看日本自卫队。“3.11”大地震后,他们和驻日美军高调的宣称要联合进灾区救灾,物资都装上船、装上飞机了,人员也出发了。可去到一半又返回了,说因为福岛核电站爆炸,有核辐射。有核辐射你可以穿防护服嘛,可以派防核污染部队进灾区作业嘛,可他们却什么都不干。结果是,最早进入福岛灾区救灾的是日本黑社会山口组成员;最早进入福岛核电站抢修的是一群60岁以上的老技术员。而那支平时高喊着“保护人民”的自卫队和驻日美军,却迟迟不肯进入灾情严重的福岛核污染区。这样的军队也配称“人民的军队”吗?前苏联的军队也不是人民的军队,虽然它是由共产党领导的。毫不客气的说,从斯大林时代开始,苏军就蜕变成一支为苏联霸权主义、苏联特权阶层服务的军队,与人民是脱节的。



说完了军队效忠谁的问题,咱再说说军队指挥权该交给谁的问题。我说过,军队的指挥权只能放在一个代表着最广泛的人民利益、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的政党或政府手里,这样才能让军队有灵魂,有士气,才能让军队成为一支拖不垮、打不烂的威武之师、文明之师、正义之师、胜利之师。这样的军队也是少之又少。美国军队号称世界第一,又得到北约盟军的帮助,可为什么连伊拉克、阿富汗都摆不平?因为他们打的是不义之战,没有得到人民的支持。那为什么没有人民的支持他们还要打?那是因为美军的指挥权在资本家手里。小布什总统是能源和军火巨头们捧上台的,所以他上台后就是找机会打仗。有道理要打,没有道理就创造个道理来打。至于风起云涌铺天盖地的反战集会、游行,他才懒得管呢。实在不行,就派军警去镇压。镇压的理由也是冠冕堂皇:这些“不法之徒”“无视法律法规”,强行占据公共场所,堵塞公共交通,不听军警劝阻,我们只能依法强行恢复秩序。结果小布什当了8年总统,却打了两场半战争,有7年是在战争中度过的。这让军火和能源巨头们赚了个盘满钵满,可美国和老百姓却受苦了。不但把克林顿政府留下的那6000亿美元盈利给花光了,还欠了一屁股债,还引起波及全世界的金融海啸。而奥巴马总统是金融巨头们捧上台的,他一上任就宣布了结束烧钱的伊拉克战争,要缩小阿富汗战争的规模,要抬高美国债务上限,要大搞倾向量化宽松政策。孙子说过,“兵者,国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。”将军队的指挥权交给如此儿戏之人,能行吗?


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,才能确保国家的长治久安。一个国家的军队掌握在什么人手中,始终是关系这个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。近代中国,很长一段时间军阀混战、有国无防、任人宰割,就是因为军队沦落成为个人或狭隘利益集团服务的工具。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,才能真正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赴汤蹈火、浴血奋战,成为捍卫国家的坚强柱石、保卫人民的钢铁长城、建设国家的重要力量。正因为我们党有一支听党指挥、服务人民、英勇善战的人民军队,每当国家和人民遇到危难时刻,这支军队都能挺身而出、勇挑重担,发挥中流砥柱的作用,使国家获得了安宁,社会保持了稳定,人民得到了幸福。当前,我国面临的安全环境复杂严峻,国家利益不断拓展,我们要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,迫切需要有一个和谐稳定的内部环境和安全的外部环境。只有在党的绝对领导下,我军才能忠实履行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,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、实现国家长治久安提供强大的安全保障。


长期以来,西方敌对势力一直大肆鼓吹“军队非党化、非政治化”和“军队国家化”,对我军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横加指责、恶意攻击,声称军队不接受任何党派领导和指挥,不参与任何党派之间的政治斗争,只对国家和宪法负责。由于这种论调披着“民主政治”的外衣,具有相当的迷惑性。我们必须从理论和实践上揭露它的本来面目,认清它的严重危害。


“军队非党化、非政治化”和“军队国家化”在理论上是十分荒谬的。这种论调,歪曲和抹煞了政党、国家和军队之间的阶级本质及其内在联系。第一,任何军队都是政党的工具,军队任何时候都是阶级实现自身利益、政党实现政治任务的暴力工具。政党与军队在维护本阶级利益中有着不同的地位和作用。政党是阶级利益和意志的集中代表者,是阶级的组织者和领导者;军队是阶级统治和阶级斗争的工具,只能接受和服从政党领导。那种超政党的军队是不存在的。第二,所有军队都具有政治性。军事从属于政治,军队本身是政治斗争的产物,军队是执行政治集团政治任务的工具。任何阶级和国家建立军队,进行军事活动的目的都是为了实现本阶级的利益。第三,“军队国家化”是不可能的。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,毫无疑问都具有国家属性。但国家并不是抽象的“社会共同体”,而是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维护自身统治的工具。作为国家机器组成部分的军队,当然从属并服务于这个国家的统治阶级。“军队国家化”把国家的军队抽象化、绝对化,以军队的国家属性来否定军队的政党属性和政治属性,这是极其错误的。


西方国家一直标榜其军队非党化、非政治化和国家化,事实上真是这样的吗?西方国家军队从来都是忠于资产阶级及其政党的主张,成为他们对外扩张和对内统治的工具。无论是过去用“刀枪和炮舰”为资产阶级的侵略和殖民统治书写血腥的编年史,还是现在打着所谓“人权高于主权”、“为价值观而战”的旗号,屡屡对别国肆意进行军事干涉,甚至挑起局部战争,无一不是为了资产阶级攫取全球利益而服务的。西方国家规定军队不接受政党领导和指挥、“不干预”政治,只忠于国家、忠于宪法,实质是要求军队不介入、不参与资产阶级内部各个党派、各种政治力量的角逐,目的是维护整个资产阶级统治的稳定,更好地实现资产阶级整体的政治利益。


既然“军队非党化、非政治化”和“军队国家化”在理论上是荒谬的,实践上也是行不通的,为什么他们还要不遗余力地鼓吹呢?他们的根本目的,就是要使我军脱离共产党的领导,动摇党的执政地位,最终颠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。冷战结束后,西方敌对势力不愿意看到一个社会主义中国的强大,加紧对我实施西化、分化政治战略,千方百计地从各个方面加以遏制,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就是他们重点攻击目标。他们宣扬“军队非党化、非政治化”和“军队国家化”,鼓吹军队中不能建立共产党的组织,军人没有参加共产党的权利,军队和军人对各种政治活动保持中立,说到底,就是妄图改变人民军队的根本性质和政治本色。


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制度,与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、基本经济制度等一起构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厦的坚强支柱。否定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,必然会动摇党的执政地位,动摇社会主义大厦的根基。我军从来都不讳言自己的政治属性,公开承认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党的唯一宗旨,也是我军的唯一宗旨,我们党和军队除了国家、人民利益外,没有任何自身特殊的利益。这决定了我军是党的军队,也是人民的军队、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,三者是高度统一的。这是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制度能够实行的根本原因,也是“军队非党化、非政治化”和“军队国家化”在我军行不通的根本所在。



能打胜仗反映军队的根本职能和军队建设的根本指向。战场打不赢,一切等于零。我军素以能征善战著称于世,战胜了凶恶的国内外敌人,创造过许多辉煌战绩,但能打胜仗的能力标准是随着战争实践发展而不断变化的。必须扭住能打仗、打胜仗这个强军之要,强化官兵当兵打仗、带兵打仗、练兵打仗思想,牢固树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,按照打仗的要求搞建设、抓准备,确保部队召之即来、来之能战、战之必胜。坚持一切建设和工作向能打胜仗聚焦,把战斗力标准贯穿于军队建设全过程和各方面。深化战略问题研究,与时俱进加强军事战略指导。加速推进军事斗争各项准备,着力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。紧紧扭住核心军事能力建设不放松,提高信息化条件下威慑和实战能力,统筹安排和抓好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。大力培养“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”战斗精神,保持旺盛革命热情和高昂战斗意志。


作风优良是我军的鲜明特色和政治优势,关系军队的性质、宗旨、本色。作风优良才能塑造英雄部队,作风松散可以搞垮常胜之师。我军在长期实践中培育和形成了一整套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,这是我军始终赢得人民支持、保持良好形象、具有强大战斗力的重要保证。必须夯实依法治军、从严治军这个强军之基,把作风建设作为一项基础性长期性工作抓紧抓实,永葆人民军队政治本色。要弘扬传统,加强我党我军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教育,大力弘扬艰苦奋斗精神,使人民军队的宝贵精神财富一代代传下去。要改进作风,坚决反对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、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,坚持领导带头,坚持严字当头,坚持在求实、务实、落实上下功夫。要严肃军纪,加大从严治军力度,提高法规制度执行力,保持严明的作风和铁的纪律。要加强反腐倡廉建设,旗帜鲜明反对腐败,军中绝不能有腐败分子藏身之地。要抓好基层,强化强基固本思想,多做关心基层官兵工作,多给退役军人和参战老兵一些关爱,让他们活得更有尊严、更好地融入社会,对于消除现役官兵后顾之忧、凝聚军心士气、建设强大国防具有重要作用,把部队建设和战斗力的基础打得更加牢固。


坚决听党指挥,是我军的立军之本、建军之魂,决定军队建设的政治方向。我军是党缔造的,90年来取得的一切成就和进步,最根本的就是靠党的坚强领导。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,关系我军性质和宗旨,关系社会主义前途命运,关系党和国家长治久安。军队听党指挥,是国家之福、人民之福,也是军队之福。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,我军都必须铸牢强军之魂,把听党指挥作为军队建设的首要,确保部队绝对忠诚、绝对纯洁、绝对可靠。在思想上,要坚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、理论自信、制度自信,坚定对党的信赖,坚定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政治自信和政治自觉。在政治上,要坚决贯彻执行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,与党中央、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,始终忠于党、忠于社会主义、忠于祖国、忠于人民。在组织上,要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,加强军队党的建设和干部队伍建设,确保枪杆子永远掌握在忠于党的可靠的人手中。在行动上,要永远听党的话、跟党走,一切行动听从党中央、中央军委和习主席指挥。


中华共和促进会主席陈中华


分享 :